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现场直播 > 内容

色播平台”为何能从正规公司获得服务?

时间:2017-10-10 07:54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搭建直播平台成本极低,仅需10元就能买到平台源代码,搭建直播平台成本降低在1000元内。此外,云服务法律责任界定未明晰

 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直播平台泛滥的背后是成本低廉。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,搭建直播平台成本极低,仅需10元就能买到平台源代码,搭建直播平台成本降低在1000元内。此外,云服务法律责任界定未明晰,导致一些涉黄平台还能从正规公司获得服务,这一切都导致在机关严厉打击下,涉黄直播平台屡禁不止。

  一个已经不新的数据显示,仅2015年中国在线家,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,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达2亿,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万,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。

  像蜜豆直播这样的地下平台则可能不在研究报告的统计之内,他们并未在应用商店上架,下载安装的方式只有扫描网页二维码,只可供手机下载安装。不少人通过在微信群、Q Q群中分享二维码。

  然而,网页上没有留下ICP(网络内容服务商)备案号等在内的任何联系方式和运营者信息。安装之后的A pp上也查找不到任何联系方式。通过域名注册查询系统发现,蜜豆直播网站注册于2016年12月9日,注册期限为一年。

  实际上,各家秀场直播平台的界面和功能大同小异,但南都记者发现,蜜豆直播的系统界面和功能同山东泰安一家名为“泰安云豹网络科技”的网络软件开发商开发的云豹直播程序几乎一模一样。企业息显示,泰安云豹拥有云豹手机直播系统和iO S版的软件著作权。

  泰安云豹一名商务负责人士告诉南都记者,从蜜豆直播的界面和功能看,就是云豹直播系统,但具体要看代码才能确认。

  仅仅依靠“蜜豆直播”的名字也无法判断是不是其公司的合规客户,软件开发商并不掌握客户如何为平台命名。“更有可能是用了盗版软件”。

  一个猜测原因是,蜜豆直播只有手机版,据称这是因为版本相对于iO S版本更容易破解,因而流出的盗版源码更多针对系统。

  南都记者在淘宝上找到一家店铺,正出售“云豹直播完整源码破解版”,标价仅10元,月销7笔,而从正规渠道购买泰安云豹的软件程序和售后服务则要将近十万元。

  10元钱买到的源码中甚至还包括了安装文档和配置手册。对此,泰安云豹一名商务负责人士表示,作为软件开发商盗版也很无奈。目前在网络上,甚至不花钱也可以找到此软件下载。

  事实上,源码的流出,大大降低了个人搭建直播平台的复杂程度,大部分的直播平台开发工作都可以“走捷径”。

  一名长期从事直播行业的软件工程师告诉南都记者,从拿到源码到完成平台架设,需要一定的编程技术,对于懂的人来说,没有太大的难度,“看教程半天就够了”。

  泰安云豹的员工向南都记者介绍,破解版的源码应该是把所有的域名都取消了,之后要做的其实和正常流程一样。第一件事情就是租赁服务器,而且只能租国内的服务器。对于直播来讲,国外的服务器由于无法带宽,会让视频“卡得要命”,因此只能租用国内的服务器。然后就是架设平台,用源码搭建直播平台A pp。第三步,就是申请第三方微信、Q Q、新浪微博等登录接口和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接口。随后,就可以上架了。

  蜜豆直播在白天基本上无人,即使到了晚上12时,一般同时开的也不超过9个房间。最火爆的一个房间人数显示为600人。

  根据系统原开发者“1个线个虚拟用户”的直播平台设计“潜规则”,房间人数可能在30人左右,平台所需要的服务器配置不会很高,4核8G一台就够3000人同时在线元。

  也就是说,一个稍懂一些编程和架设技术的人,甚至不需要团队,借助盗版源码,就能用最多不超10 0 0元,在几天之内成功搭起一个直播平台。

  “光有源码是搞不定服务质量、稳定性、流畅度的”,另一名直播行业从业者告诉南都记者。实际上,也有不少这样的涉黄直播平台,愿意花一些成本在硬件搭设上。

  前述泰安云豹的商务负责人士告诉南都记者,过去一段时间,他们接到了一些举报,和三家从事涉黄直播的平台“终止了合作”。

  所谓“终止合作”也只是签终止合作协议书,不再向平台客户提供任何技术服务,然而对于已经掌握源码的平台方而言,换个名字,又再次上线了,软件开发商没有任何办法。

  这三家平台都是通过正规的程序购买了泰安云豹科技价值近10万元的程序套餐(包括iO S、和w eb版本)。云豹科技还会提供一种3 。8万元的合作版,但这种方式平台不掌握源码,据云豹科技人士介绍,一旦出现涉黄举报就会彻底关停。

  云豹科技公司一名员工透露,乐秀直播在购买软件时的登记信息都是真实的,接到举报后,该员工驾车3小时从山东泰安前往山东另一个城市,找到了平台运营者———两名80后的男性。云豹员工直接告知对方终止合作,并全额退还了购买软件的费用。

  “我们也很怕担责任,(所以)一旦发现做这种东西,就立马终止合同”,这名员工说。除了乐秀之外,另外两家平台处于联系不上的状态。云豹科技员工说,后来发现一些做直播的人签的合同都是虚假信息,身份证信息也是假的,“(在我们)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拿了我们的系统做这种东西”。

  后来,乐秀也确实没有再使用云豹系统,而是找到了位于福建的方维直播,继续在圈子里隐蔽性地推广。方维直播客服也向南都记者,乐秀直播确实在使用方维的系统。

  “由于技术进步和基础设施的完善,搭建直播平台的难度在最近两年大大下降了”,从事软件开发将近20年的互联网人姚冬告诉南都记者,很多云服务厂商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,他们把音视频和传输等基础技术问题都已解决了,直播平台只要做好App的应用开发就可以上线,剩下就是持续运营和推广问题了。

  据了解,直播平台分为3个端口,服务端、客户端和流端,流端就在CDN(内容分发网络服务,或称为流加速服务),这是直播的核心技术。

  “手机直播实际上就是视频流的推送和观看”,泰安云豹的员工介绍,主播将视频流推送到CDN,再由CDN推送给收看的观众。

  搭建一个流集群的成本太高,因而绝大多数直播平台都会采用第三方公司提供的CDN服务。国内目前比较大的CDN包括阿里云、腾讯云和网宿科技等,是他们提供的服务拉低了直播行业的技术门槛,也直接带来了2015年以来行业的火热发展。

  然而,也正因为得益于技术成熟,本就暧昧不清的“颜值经济”在地下的黑色空间里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彻底奔向了的疆域。

  一些软件商表示,阿里云、腾讯云等CDN服务提供商对于地下“色播平台”负有监管责任。视频流都在走他们的渠道,他们为此收费,为内容的提供了方便,但却不履行监管职责。

  南都记者就此联系了阿里云、腾讯云和网宿科技,但截至记者发稿,他们并未就CDN如何履行监管责任回复南都记者的询问。不过,阿里云、腾讯云都会要求个人或者企业在购买CDN服务时需要具备ICP资质。

  去年9月,要求直播平台需持有“信息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”,申请单位需要满足“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”,且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。截至目前,行业内拿到此证的平台仅有YY、虎牙、一直播、战旗、映客等少数几家。去年12月国家网信办发布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》重申相关要求。

  工信部今年1月也发出《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》,据披露,内容分发网络(CDN)业务市场存在无证经营、超范围经营、“层层转租”等违法行为。

  作为技术服务商,CDN除了通过可能的技术监测手段,审查到违法的行为之外,其他的不承担责任。中国大学副教授朱巍说,CDN可以享有“避风港原则”,只有通知删除的义务。

  不过,“两高”2010年颁布的司释中明确,电信业务经营者、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明知是网站,为其提供互联网接入、服务器托管、网络存储空间、通讯传输通道、代收费等服务,并收取服务费,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,依照刑法,以物品牟利罪处罚。

  何为“明知”?互联网法律专家、市威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滕立章认为,CDN服务商如何才算尽到审慎审核的义务,是单纯审核委托方资质,还是日常管理过程中对传输内容进行核查?“目前法律中这部分是缺失的”。

  ●去年9月,要求直播平台需持有“信息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”,申请单位需要满足“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”,且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。

  ●“两高”2010年颁布的司释中明确,电信业务经营者、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明知是网站,为其提供互联网接入、服务器托管、网络存储空间、通讯传输通道、代收费等服务,并收取服务费,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,依照刑法,以物品牟利罪处罚。

相关推荐